1.jpg
 
十五、六年前,我在西非洲待了四年,在那期間我認真地學會了打高爾夫球。
  當時我住的小鎮有一座高球場,談不上一丁點奢華,任何想要運動的人,都得在高低落差極大、沒有任何球車的球場上,一連三、四個小時,挑戰自我的體力。

byeesources & Research pay 20% of the Taxch

  高球的人生體會

 

更絕的是,場上的綠草很少,更沒什麼大家印象中綠意盎然的果嶺(Green),只有混攪沙土和機油鋪設而成的「棕嶺」(Brown)。我這麼個台北人,就在赤道熾熱的火辣豔陽下,開始了高球學習之路。

當時我在地勢起伏的球道上,除了靠著一股自得其樂的傻勁,揮汗如雨地練球之外,其實偶來看著鄰近村落男女老少,頭頂著菜籃、水罈從荒地經過,背景襯著西非洲一望無際的叢林,也為我寂聊的生活,帶來些許的詩意。

但我漸漸察覺到,自己會在那幾年間,持續在酷熱天候和惡劣地形環境下,練習高球運動的原因,除了因為所處之地毫無其他休閒娛樂的現實之外,更因為這項運動,事實上,充分具有自己與自己、自己和大地競賽的精神,不是和對手拼個你死我活。

而高爾夫球的最大特色,莫過於讓不同球技水準的人,有機會在同一個場地裡共同揮桿、競爭,因為它巧妙地運用了「差點制度」(Handicap System),讓人人都擁有「成功」的機會。


 

2.jpg  

差點制度的意義:自我突破,才是競賽重點

 

「差點」就是每個人可以被允許犯錯的機會,通常以數字表示,初學者和技術仍待改進的人,「差點」較高,技術好或甚至職業選手的「差點」低或是零。差點不同的人,是可以在一起打球甚至同場比賽的;比賽結束時名次計算最常用的方法之一,是以每個人的總揮桿數減去差點數之後,再以這個「淨桿數」做為名次排比根據。所以一個差點高的人,往往會比差點低的人,擁有更大的機會贏得獎項。

不過,一旦贏了獎之後,他們的差點就會向下修正;相對的,原來低差點者因為允許犯錯的機會少,只要不持續努力,自以為成績一向好而沾沾自喜,那幾次比賽之後,差點還是會依據桿數不斷地向上增加。差點,不會永遠維持在一個定點,自我努力與否,決定了差點起伏;而差點更是最具個人色彩的指標,跟其他人一點關係都沒有。

這個看似沒有一視同仁,對「優秀」高手不公平的賽局制度,其實讓身在其中者覺得自己終有一天也能從總桿數一、兩百桿,逐漸打到一百一、二十桿,再進步到突破百桿瓶頸,而昇級到破了九十、八十總桿數的好手境地。

這是一個極佳的「階梯式」學習法模式,它讓人人有希望,讓不同程度、階段的「學子」都有被鼓勵、讚揚、贏得榮譽,與技術能力高強的人同場切磋,憑藉努力不斷而獲得向上提升的機會。所以,獎勵不會永遠只給最高段的,而會給予扣掉差點之後的前三名等;終有一天,那些看起來差點高(允許被犯錯比例高)的,也終有機會自信滿滿地走到階梯的雲端。



3.jpg

每個人都有成功的機會 

今年,從居住了六年的北歐回國之後,陸續在不同的演講會中分享芬蘭教育的心得,我不時會提到:「給每個孩子成功的機會,孩子一定會表現得更好! 

 但是,這麼一句話,不少台灣師長們可能無法明白,也認為:又不是每個人都能成功!因為他們眼裡的「成功」就是每個班級的第一名,以及進入明星高中、第一志願;但明星高中裡還要再擠壓出資優中的資優生來。

我們原本應該公平對待、鼓勵每個孩子的教育體制,就這麼扭曲成大家爭相進行排序、評比、競試,以分數區分孩子們的「行」或「不行」,還把學習較弱勢的看成不行就是不行,也吝於再給予更多指導、照顧、啟發、鼓勵,所以哪裡會有每個人都能有成功的機會?

  每個孩子都不一樣

 

我們一直以來,對於教育的認知與標準,總以單一的模式來教導、要求每個孩子,忘卻了接受教育是每個孩子的「基本權利」!而基礎教育的目的,除了使學生具備基本知識學能之外,更應該幫助每個孩子建立起自信的根基,以及對於自身未來的希望。

如果教育工作者、家長們、行政官員們都能真心瞭解到這個宗旨,明瞭每個孩子的差異性其實不應被當成獎賞的指標,就會明白孩子們在求學期間,教育體制不能以單一標準來驅策學生一較高下,再以分數高低決定賞罰;因為學習階段的短暫幾年間分數上的「成功」,不能代表著日後成長為人的一切。

我們設定的成功標準,似乎永遠只屬於少數孩子,國中階段的師長與校方以 PR 值的滿分或高標為終極目標,除了誤以為這就是我們國家和孩子的未來競爭力基礎,更讓受教育的價值觀向下沉淪。

師長們三不五時一直向孩子們灌輸,PR9098的差異有多麼的大,讓孩子自覺如果沒有因為多了幾分、沒有擠進某一座高中,就會讓自己蒙羞、讓虛無的「校譽」受損,荒謬的造成許多孩子覺得自己永遠都不夠好!



 4.jpg

教育視野寬度太窄

 

一個原本單純的學習歷程,竟然單一化到只以那百分之二到三的學生所考高分,當成是「資優」成果,而且把所有的考試就這麼從高分數學生一路往下排,大剌剌的將0.1分當成是學生間「一較高下」的門檻,還把高分視作「成功」?我們真是窄化了孩子的思想,壓縮師長的視野,限縮了教育的啟發性、鼓勵性,更抹煞了教育最起碼的「公平性」。

所以,每當北歐的教育官員和教育工作者以相當具哲理的語言告訴我:「唯有自己和自己競爭,才是最健康、最有意義、最為正確的學習方式!」「只有讓孩子自己學到,他們才會再樂於繼續學習…」「給孩子成功的機會,才能真正啟動他們對於學習的熱忱與動力!」,我都會深深悸動,因為教育成功的「秘訣」無他,就是「公平」的善待每個孩子。

居住北歐六年之久的我,更認為這個看似極為簡單,卻有著深奧人生哲理的教育與教養理念,是一種對於任何一個生命的絕對尊重。

 

尊重差異 講究「公平」  

有時,我們會想說有些西方國家的教育到底好在哪裡?歸根究底,就在於他們願意用多一點心思,去尊重、瞭解每一個孩子的不同差異罷了。況且,生命的可貴之處,就在於百花齊放、萬物齊長,我們既然都不能以相同的標準去要求每一朵花兒了,又豈能期待可以用同樣的土壤和水份,讓朵朵花兒都綻放出一模一樣的光芒呢?

所以,我提到的「差點」式教學的用心,就在於成功的機會,其實就像是高爾夫球運動裡的差點制度,一個專業的老師,是可以有效率、講「公平」的運用差異化的施教與評量方式,讓每個孩子都在這個科目上擁有逐步建立自信的機會!



5.jpg

後記:

今年六月,《 台灣立報》企劃推廣部的蕭經理跟我邀稿,想說為立報寫個有關生命教育的專稿,盛情難卻下,我就在頗為忙碌的六月天,寫下了這篇「善用差點理論」;後來文章刊登在今年七月十日的《 _filtered { FONT-FAMILY: 新細明體; panose-1: 2 2 5 0 0 0 0 0 0 0 } _filtered { panose-1: 2 2 5 0 0 0 0 0 0 0 } P.MsoNormal { MARGIN: 0cm 0cm 0pt; FONT-FAMILY: "Times New Roman"; FONT-SIZE: 12pt } LI.MsoNormal { MARGIN: 0cm 0cm 0pt; FONT-FAMILY: "Times New Roman"; FONT-SIZE: 12pt } DIV.MsoNormal { MARGIN: 0cm 0cm 0pt; FONT-FAMILY: "Times New Roman"; FONT-SIZE: 12pt } A:link { COLOR: blue; TEXT-DECORATION: underline } SPAN.MsoHyperlink { COLOR: blue; TEXT-DECORATION: underline } A:visited { COLOR: purple; TEXT-DECORATION: underline } SPAN.MsoHyperlinkFollowed { COLOR: purple; TEXT-DECORATION: underline } _filtered { } _filtered { MARGIN: 72pt 90pt } DIV.Section1 { } .ysm { BORDER-BOTTOM: #97abbc 1px solid; POSITION: relative; BORDER-LEFT: #97abbc 1px solid; PADDING-BOTTOM: 1px; LINE-HEIGHT: 1.4; MARGIN: 5px; MIN-HEIGHT: 10px; PADDING-LEFT: 5px; PADDING-RIGHT: 5px; FONT-SIZE: 13px; OVERFLOW: hidden; WORD-BREAK: break-all; BORDER-TOP: #97abbc 1px solid; BORDER-RIGHT: #97abbc 1px solid; PADDING-TOP: 1px; _height: 10px; _overflow: visible } .ysm * { CURSOR: pointer } .ysm .ysmlabel { POSITION: absolute; TOP: 2px; RIGHT: 5px } .ysm .ysmlabel A { FONT-SIZE: 12px; TEXT-DECORATION: none } .ysm DL { TEXT-ALIGN: left; PADDING-BOTTOM: 6px; MARGIN: 0px; PADDING-LEFT: 0px; PADDING-RIGHT: 0px; ZOOM: 1; PADDING-TOP: 0px } .ysm DL.last { PADDING-BOTTOM: 0px } .ysm DL ADDRESS { FONT: 12px/1 Arial; MARGIN-LEFT: 5px } .ysm DT ADDRESS { DISPLAY: inline } .ysm DD { MARGIN: 0px; FONT-SIZE: 12px } .ysm DD ADDRESS { DISPLAY: none } .ysm-vertical { } .ysm-vertical .ysmlabel { POSITION: static; TEXT-ALIGN: center; MARGIN: 0px auto; DISPLAY: block } .ysm-vertical DT ADDRESS { DISPLAY: none } .ysm-vertical DD ADDRESS { DISPLAY: inline } A.smaplink IMG { PADDING-BOTTOM: 0px; PADDING-LEFT: 2px; WIDTH: 31px; PADDING-RIGHT: 4px; HEIGHT: 13px; PADDING-TOP: 0px } 台灣立報》上。

台灣立報是一份專門報導與教育相關事宜的專業報刊。

這篇稿子刊出之後,收到了基隆市政府教育局承辦今年各級中小學校長研習會議的來信,希望我能為基隆市的中小學校長們分享一些不同的教育理念,我在八月十七日應邀又造訪了基隆,也完成了這趟分享之旅。

 

相關系列文章:芬蘭教育   書的背後

相關系列相簿: 芬蘭教育

文章引用自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jw!n5otCY6LHxtRcKGUi96v32SF5A--/article?mid=10934


創作者介紹

轉角*遇到幸福

寶霓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