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洪蘭

 ap_F23_20090814090644428.jpg

古人說「前事不忘,後事之師」,偏偏人是個健忘的動物,別人的苦難若非親眼所及,常常過眼即忘。這是為什麼歷史上戰爭連綿不斷,在安逸中長大的下一代對耳 聞的戰爭殘酷很快就忘記,加上人的記憶是選擇性的,對不利自己的記憶常選擇遺忘。遺忘在演化上是有原因的,只不過這原因不是福爾摩斯說的「記憶像個閣樓, 塞了太多無用的東西,有用的就擠不進去了」,而是人必須忘記不愉快的事情才活得下去。記憶太好的人,生活是痛苦的,所以句踐才要臥薪嘗膽,時刻提醒自己不 要忘記亡國的恥辱。

一秒遲疑 就是生死永訣

工業革命之後,機器取代了人力,使人可以有時間去思考和發明,電腦的普及更整個翻新了人類的生活。高速公路、高速鐵路出現,大幅縮短了物理上的距 離,但是社會的變遷卻增大了人們心裡的距離,變成一道跨不過去的鴻溝。當耆老不再有時間講古給孩子聽,或孩子不再有心情去聽古時,我們需要紀錄片,使人類 永遠記住歷史的教訓。孩子必須了解土石流瞬間可以淹沒一個村莊,這種紀錄片需要在課堂中不斷地放給每一世代的孩子看,使這記憶深烙在他們腦海中,讓他們知 道一秒的遲疑就是生死的永訣。

心理學上有一種學習叫「一次學習」(one trial learning),凡是跟生命有關的事情一次就學會,因為生命不可逆轉,大自然不允許你犯第二次錯誤。人只有深刻的了解大自然的威力,才不會做出與天抗 爭的錯誤政策,水能載舟亦能覆舟,土地養我們亦能埋我們,但是人在種檳榔樹或抽地下水時,常忽略破壞生態的可怕,當大水來時,許多人會誤判水的速度與威力 而選擇不逃。

象宮鴛劫 溫馴的象發威

五十年代,伊麗莎白泰勒曾演過一部電影叫「象宮鴛劫(Elephant Walk)」,象是個溫馴的動物,但是牠力可拔山河,英國人到印度只見象作奴,不曾見過象發威,就不聽耆老的勸說,把莊園蓋在象群遷移的路道上,以為鋼筋 水泥可以迫使象群改道,結果大象完全不把圍牆放在眼裡,牠們依照牠祖先的路前進,碰到擋路時,鼻子一推,高牆就紛紛倒下,立刻還地於象,而愚蠢到與象爭地 的莊主則死於象的踐踏。

人需要常常被提醒自己的渺小,要在大自然中生活是必須要與自然共生,而不是時時想用科技去征服自然。日據時代及國民政府早期用行政命令強制原住民遷村,忽略他們祖先選擇定居建村的智慧,造成後來人口的傷亡。

強烈情緒既然是增進記憶最好的方式,我們就該利用攝影的科技將土石流、水火災的奪命恐怖真實的傳給下一代,使其感同身受後,永遠不再做出違反生命意義的決策。

(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,原文刊載於20090901聯合報)

ap_F23_20090814020822883.jpg


創作者介紹

轉角*遇到幸福

寶霓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